联系我们
电话:1351231345
传真:020-66889888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西南部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宝6问答 > 问答分类1 > 问答分类1

董功香港大学演讲问答环节

时间:2019-04-01 14:11 作者:dongdong 点击:

  我有两个问题,首先,你在南方有这么多好项目,为什么不直接从北京搬到南方去呢?然后,你和船长的女儿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笑)

  董功:这个项目不是传统的业主委托,这是一个叫“梦想改造家”的电视节目。这个节目的运作机制是:每年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的申请人把改造申请寄到“东方卫视”电视台,电视台从当中选择他们认为有潜力的那个,然后也会挑选建筑师。在我之前,与他们合作的大多数都是室内设计师,因为这节目通常是关于室内空间的翻新的,但我们这期节目是建筑改造。我想说明的是:我做这个项目,并不意味着船长之前就知道我,因为这个项目实际上是由电视台牵线搭桥的。在船长第一次走进建造好的空间,特别是三楼的时候,我看到他的表情有点一言难尽,很明显他对这种木模混凝土不确定。他问我,这是完工了吗?你们知道,混凝土上面没有什么别的面层。我说,是的,已经造完了。但船长的女儿非常喜欢它。房子完工一两年以后,我觉得全家人都开始渐渐喜欢这个空间了,包括船长和他的妻子。有很多游客和他们的亲戚朋友来到这个新家,给了他们很大的信心,他们在这生活得也很舒适。所以说我猜其实是船长女儿影响了她父亲在施工结束后很长时间仍然保留着我们的设计。

  学生A:您的每个项目实践都非常花精力,这真的很难得。通常业主会不同意,会在那说这个好麻烦,这需要很长时间等等,但是,你似乎有着无限的耐心。必须对工人有耐心,又要说服业主,还要亲自去现场,尽管你并没有真正住在那里。你的设计流程对我来说很新颖。

  董功: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疲惫的过程。而且我越来越觉得我现在和五年前的我不一样了,也许是因为年龄变大了,我有点失去了耐心。我现在就会说他们想的话可以去试着找其他建筑师来干。如果你想在中国建一些好的建筑,还是需要花费很多额外的努力的。因为我在美国工作过,我知道那里的体系是什么样的。中国和美国的情况非常不同,但这是你必须面对的条件。在某种特定的条件下,或者可以说是一种混乱的状态里,你也可以在其中找到一些能量。只要客户愿意,我们可以有很多机会在过程里修正设计,这是不一样的体制。只要你能说服业主,我认为这个过程要容易得多。

  学生B:像海边图书馆这样的项目,你觉得在社交媒体的聚光灯下它失去了它真正的功能了吗?因为我们知道现在社交媒体正在重塑人们的行为,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董功:我思考过这个问题。之前很多人也问过我,说这不再是个图书馆了。但对我而言,从最开始,它就不是一个图书馆。它被叫做“图书馆”,但它其实更像社区内的公共空间。业主实际上是想在建筑群中建立一系列这样的公共空间来试图激发那种邻里之间的生活方式。所以它是不是传统的“图书馆”对我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我认为这在一开始就是个误解,比如因为它是一个图书馆,所以你必须保持安静,然后人们必须在里面阅读。但就定义而言,其实这栋建筑的功能是有点模糊的。我觉得这种模糊没什么,但是在网络那个帖子发布之后我真的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有很多批评,我以前从没被这么批评过。但对我来说,作为一名建筑师,这是一段很难得的记忆。那半年,中央电视台讨论了这个项目五次,而且有些报纸也针对那个商业广告和图书馆写了非常负面的评论……这种情况其实在当今中国特别有代表性,但我也无法解释清楚它代表了什么。它没什么对错,不过它是我们必须考虑的现象。

  学生C:在阳朔糖舍酒店中,我看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工艺。工人们可以非常有效的把建筑造好,他们甚至可以帮助思考怎么造建筑,这种施工并不是到处都能做的。我的问题实际上是关于室外空间。我想了解一下那里是什么样的气候环境。

  董功:那里天气温暖多雨,空气很容易流通。如果你去当地的建筑走走,你能发现几乎每家每户都有外部走廊和阳台,这是当地非常典型的处理流线与空间的方式。与之相比,中国北方的一些地方,走廊和阳台总是被玻璃或者墙遮着。这个半户外的走廊对当地人来说不是问题,只要它能挡雨就行了。这个空间完全没有空调,为了让你在户外环境多走走,这是一个度假酒店,不是一家商务五星级酒店。在演讲开始时我提到的那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即中国各地的独特条件:对我来说这样的砌体墙在北京几乎是不可想象的,北京的劳动力太贵了。但是在阳朔当地就没关系,劳动力很便宜。这也和业主的决心有关,他们坚持要把这个过程继续下去来达到一定的建筑质量。

  学生D:您今晚展示的三个项目,都位于乡村。这让我想起了现在国内另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就是乡建。现在似乎很多建筑师都选择做或假装知道怎么造乡土建筑,然后选择所谓的乡土材料。您的项目在我看来有些不同,您会使用一些新材料,或者至少不假装它们乡土,您的建筑看起来似乎不是很当地。例如,您提到建筑应该扎根于场地,但是混凝土对于您的船长之家来说是非常困难的施工,而且从某种意义上说混凝土是否也有点外来?我想了解一下您对于地域这两个方面的看法。

  董功:我的设计的确没有试图假装是当地建筑,说得准确一点,是没有试图看起来像当地建筑。我不认为建筑外观本身是那么的重要,我认为建筑呼应场地的特定条件这件事情可以有不同的角度,材料和外观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其他的还可以有感知和氛围。因此,我不认为应该完全按照建筑外观来判断。我也不认为我的设计是乡土建筑。我仍然相信当代的方法,包括技术,包括美学,可以通过某种方式与本土的情况产生“化学反应”。我的建筑从来都是根植于当地条件的,那些非常具体的场地条件。

  学生E:在我看来您的所有项目都与场地密切相关,如果你的设计方法是通过建筑表达场地的能量,那么当你在一个密集的城市中设计的时候会发生什么?当你的场地没有太多像桂林一样美丽的景观时,比如在一个像香港这么密的场地,你会怎么设计?

  董功:这是一个非常好的问题。我想解释一下为什么在我们实践的前10年里有很多这样的在乡村的项目,在这种周围都是美丽风景的场地。这是因为我们没有机会设计那些重要的城市项目。在中国,我们有两种设计公司:一个是大型设计院,另一个就是像我们这样的独立建筑师事务所。我们必须要积累经验和名声到一定程度,才能被接纳在城市或市区做一些重要的项目,比如我们现在有几个在做的项目,可能会在几年内完成。一开始,我们的实践的确是主要在乡村或者郊区的。当我谈论场地能量的时候,它不一定只意味着景观。比方说,这种场地的能量可以是人们的生活方式,甚至可以是城市里的公共空间。可能我今天展示的这三个项目都是和自然景观相关的,所以你会有这个疑问。也许若干年后,你会看到更多我们在城市的项目。我认为建筑设计是一种方法,是一种设计的逻辑思维。建筑师必须能够在不同的条件下做出反应,包括城市和自然。所以这不是说你能做的只有一种建筑类型,重要的是创作过程与不同项目和不同条件的相互作用。

  本文整理自2018年11月8日晚18:30在香港大学建筑系举办的主题为“MAKING ARCHITECTURE”讲座,文字部分由徐之非整理、翻译,尚京京校对。本文相关图片信息由直向建筑、香港大学建筑系提供,项目摄影:陈颢,苏圣亮,夏至,何斌。

  经过谷德独家编辑和制作发布此文章,拥有本文合法的中英文及图片版权。经过独立的翻译和图片编排,拥有对此文章唯一绝对的中文版权和图片呈现版权。任何中文文字或图文排版顺序与我们一致皆侵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