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电话:1351231345
传真:020-66889888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左旗西南部
当前位置:主页 > 新宝6问答 > 问答分类2 > 问答分类2

观潮 这个问题聊起来人人是“专家”党报连发三

时间:2019-03-29 10:09 作者:dongdong 点击:

  细心的读者可能注意到,本周,新华日报先后刊发三篇“新华时论”,题目分别是:《“起跑线焦虑”为何挥之不去》(3月25日要闻2版);《是谁偷走孩子的“健康时间”》(3月26日要闻3版);《“5+2”为何屡屡等于“0”》(3月28日要闻5版)。这三篇时论,每一篇都提出了一个重大的教育问题;每一个问号,都值得我们驻足沉思。

  最近,新华日报社全媒体评论理论部成立了全国首个“女评论员工作室”——“姿正腔媛”工作室。“教育三问”就是女评论员工作室成立之后推出的首组评论,不妨一起来看看。

  第一篇“新华时论”,关注的是学校教育过程中的“奥数热”“培训热”问题。打着“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的幌子,这些年来,各种教育培训热一波接着一波,一个接着一个,钢琴热、舞蹈热、奥数热、编程热,你方唱罢我登场,孩子深受其苦,家长明明知道不应该这样,但迫于升学、择校、考试的压力,只能闭着眼睛赶着孩子上。“起跑线焦虑”为何挥之不去,咋就根治不了?时论提出的问题,值得每一个家长深思。

  评论的由头是:最近,有报道以“火爆的少儿编程班:中国家长又犯‘起跑线焦虑’”为题,报道少儿编程班火爆的情况。报道提出:“不懂编程就是新文盲、不会代码就丧失了生存能力……信息技术高速发展下,家长们的‘科技焦虑感’与日俱增。带着‘不让孩子输在人工智能起跑线上’的宏愿,一个个少儿编程班变得火爆起来,继奥数热之后,成为孩子课外培训课程表里又一新事物。”

  针对这一现象,新华日报评论认为,要警惕“少儿编程热”成为又一个“奥数”,家长应该理性看待“少儿编程”,不可盲目跟风,更不可随意放大“起跑线焦虑”,制造不必要的紧张氛围,给孩子增添不必要的学业负担。

  对照“奥数”,少儿编程班仍透着“熟悉的味道”:打着“锻炼思维模式”“提高逻辑能力”旗号的培训机构,抱有挖掘“技术天赋”、抢抓名校“敲门砖”想法的家长,佐以“别的孩子都在学,我的孩子也绝不能落后”的调料,浇上注入编程培训机构的逐利资本这碗热油,炒出一盘香辣辣的“编程菜”。

  文章认为,“少儿编程热”,起因在于“起跑线焦虑”。正是在“你家孩子在起跑线上抢跑、偷跑,我家孩子就要跑得更早、更快”的剧场效应下,“起跑线焦虑”此起彼伏、挥之不去。至于“起跑线焦虑”本身如何形成,该文认为有两个方面的原因,一个是家长的错误理念,“一些家长把自己应对社会变化的恐慌和身处激烈竞争时代的压力,不自觉地投射到孩子身上,催着孩子一路快跑”;一个是国内应试体制没有发生根本性转变,“就拿编程培训来说,明明有奥数的教训在前,有些地方为何仍把编程纳入中考特招范围?”。

  文中进一步指出“起跑线焦虑”的危害——“一味驱赶着孩子在更早更快的道路上狂奔,换来的可能是人生成长的不可持续。”因此,要看到:

  如果人生真有“起跑线”,那也当处处是“起跑线”,与其不断把“起跑线”前置,倒不如教给孩子面对竞争的勇气、智慧以及平和心态。人生的路很长,而且不止一条,要给孩子成长的空间和试错的机会,未来才会有更多可能。

  第二篇“新华时论”,聚焦的是孩子用于睡眠、游戏、体育锻炼、课外娱乐的“健康时间”被偷走的问题,文章提出,现在中小学生中高度近视、麻杆身材、肥胖儿童越来越多,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小学生的“健康时间”被偷走。偷走中小学生“健康时间”的,是沉重的学业负担,是功利主义的教育观念,是填鸭式的应试教育,是一考定终身的考试制度,也是需要进一步改进的教育体制。

  谁偷走了孩子的“健康时间”?这是一道“多选题”。但无论如何都不应忘记,教育应该以孩子为中心,而不是以成人为中心。对孩子最大的关爱,是保障他们的健康成长权,给予他们广阔自由的空间和“静待花开”的时间。请把更多“健康时间”还给孩子,让他们多些香甜美梦、欢乐笑容和运动靓影!

  观潮君注意到,这篇评论探讨的“健康时间”指的是儿童的睡眠时间、体育运动和户外锻炼的时间。整篇文章的落脚点在一个“谁”字上。那究竟是“谁”偷了孩子的“健康时间”?它是繁重的课业负担,是扭曲的教育观念,是盲目的攀比心理和跟风心态,也是僵化落后的教育方法……一句话概括,就是“学习时间”挤走了“健康时间”。文章反思了教育部门的减负措施:

  减负要取得更多实效,关键仍在于进一步改革现行的教育考核、考试和评价制度,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性问题。如果现行的考试评价机制不进行调整、优质教育资源分配不均衡的问题得不到根本解决,减负就很难真正落到实处。

  要想找回孩子的“健康时间”,核心钥匙只有一把,那就是转换观念,身体力行地做到“教育应该以孩子为中心,而不是以成人为中心。对孩子最大的关爱,是保障他们的健康成长权,给予他们广阔自由的空间和‘静待花开’的时间。”

  第三篇“新华时论”,讨论的是学校教育之外的家庭教育、社会教育问题。前段时间,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悲剧太多了,有的孩子只是因为考得不好被家长批评就纵身跳楼,有的孩子因为长期失去父母的关爱,一旦被激怒就挥刀弑母,有的孩子因为家庭教育不当,十来岁就染上恶习,甘愿做“活闹鬼”,种种现象提醒我们,教育是一个生态系统,除了要关注学校教育,也要关注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防止出现“5+2=0”的极端情况。

  评论从一系列关于孩子教育的负面新闻说起,聚焦的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如何有机衔接与统一的问题。文章认为,“教育犹如行进的车轮,学校、家庭、社会的链条环环相扣,任何一环出现问题,车轮便停滞不前,导致‘5+2=0’。”一旦三者在观念、行为等方面发生冲突,就会像拔河的双方一样,互相较劲、相互消解,让受教育的孩子在“进一步退两步”的循环往复中踟蹰不前。

  比如,为了推进素质教育,学校给孩子减少了课业负担,可到了家里,学校减少的作业有的家长会成倍加上;孩子想要学画画,有的家长斥责“画什么画,又当不了饭吃,耽误时间”;孩子要当志愿者、学雷锋,有的家长指责孩子“你是不是傻”。再如,在学校,老师教导孩子说要有规则意识、法制观念,不能闯红灯,可到了有的家长那里,如果孩子在路口没有车辆也等红灯,则会被斥为“木头人”;老师教育孩子要与人为善、宽厚待人,可回到家要是把自己吃亏的事向家长一说,有些家长便怒发冲冠“你傻啊?他打你,你不会也打他呀!”又如,在学校,老师教育孩子要垃圾分类、低碳生活,可到了家里、社会上,孩子接受到的又是另一套相悖的说辞。

  良好的教育生态,不但要有“懂事的孩子”,更要有“懂事的父母”;不但要有良好的学校教育,更要有良好的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著名教育家陶行知提出,“学校是为社会设立的。学校没有改造社会的能力,简直可以关门。”面对家庭、社会上存在的一些错误理念,学校要发挥引导、改造功能,推动形成良好的社会风尚。但是,学校教育也需要家长、社会的共同参与。

  有人说,只要谈起教育,每一个家长都是“资深专家”;只要说起教育,每一个父母都有一把“辛酸泪”。的确是这样。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孩子是家庭的希望,现在很多家庭就一个孩子,要是这个孩子不成才、不成器,家庭的未来怎么办?面对这种现实,谁敢不重视教育?谁能不关注孩子?可是,教育恰恰不是一种技术,而是一门艺术,而且是一种复杂的艺术。同一个班级,同样的教材,同样的要求,换一个老师教,效果就大不一样。一个老师,是水平高超、师德高尚,还是水平一般、师德平平,给孩子的影响就大不一样。所有的因素合拢在一起,就让教育变得很复杂,一旦讨论起来,谁都有话说。

  新华日报发表的这三篇评论,关注的是当下教育的三个问题:一是家长对课外培训班的趋之若鹜,二是学业压榨了儿童的健康时间,三是儿童的价值观和品格塑造。三篇评论各有侧重,又彼此交织:火热的课外培训班折射出来的“起跑线焦虑”,是偷走孩子“健康时间”的“小偷”之一,也在与学校教育的拉锯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孩子“健康时间”的丢失是“起跑线焦虑”的一个产物,也是学校教育、家庭教育、社会教育合作失败的一个证明;学校、家庭、社会没有形成良性的互动,家长的“起跑线焦虑”就很难得到缓解,孩子的“健康时间”也很难得到充分保障。

  教育是一个生态系统。一环动,环环动;一环错,环环错。就拿“教育起跑线年代中后期开始,“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逐渐为孩子家长接受,渐至走向极端。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高校扩招后,高校争夺生源尤其是优质生源的同时,基础教育优质生源的抢夺战也日渐白热化,应试教育体制不断强化;另一方面商业性质的教育培训机构将这一口号纳入商业化炒作,助推“起跑线”教育竞争愈演愈烈。在这个过程中,家长、学校、社会不是相互合作,而是互相博弈,最终导致我们的教育离本真和初心越来越远。

  教育问题非常复杂,显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也不是三篇评论就能解决得了的。如果要问下去,也远远不止“三问”,学区房,低龄留学、陪读、违规补课、电子产品依赖,等等,都值得问一问,都值得讲一讲。三篇评论提出了一些问题,分析了一些现象,也给出了一些建议,但观潮君更希望,这几篇评论,能够抛砖引玉,举一反三,提醒大家关注教育问题,讨论教育现象,寻找教育规律,反思教育误区,避免教育失误。只为“好的教育”,只为让孩子们都成才,只为让教育变得越来越好,我们非常希望能够听到更多理性的声音,欢迎一起讨论,一起成长!